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22:美容虫

你想变得更好看吗?

如果有人这么问我,我唯一的答案,就是一个白眼,外加一声“呸”!谁不想变得好看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。问题是,好看的代价是什么?

变美有风险,整容需谨慎。

身边的人,若是想整容的,我都会劝其打消念头。当然,有一次是例外。那一次,我和兰花哥都被吓坏了。

事后,兰花哥拍着下垂的胸部说:“哎呦妈呀,见过丑的,没见过丑成这样的?这种人,该多受欢迎,该有多少朋友?啧啧,再丑的,一和她站到一块儿,都立马加分了。”

丑人多朋友,这是颜值世界的不二铁律。

可当我面对着她时,心里却总有种诡异的感觉。她的丑,处处透着一丝令人心寒的气息。细细一看,这种丑似乎带着点怪异。

她对于这样的目光,早已习惯,自顾自地吃着东西,一边含混不清地说:“没事,尽管看吧,别掩饰你们心里的鄙视。我早就习惯了,特别是这些年来,起起落落,世态炎凉,早就不算什么。今天,约你们出来,是为了和你们说一个故事。”

这个故事,确实令我们惊心:

从餐厅出来后,我满心愤恨。刚才又是相亲,可男方一见面,没说几句话就借口有急事,逃之夭夭了。当然,这得归功于我的尊容。说起我的脸,找遍了整个小镇也找不出比这更丑的人了!

我不想那么早回去,便一个人在街上逛着。走过一条街道时,却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开了家美容店?

小镇很偏僻,在这种地方开美容店,本钱还不得打水漂了!我有些好奇,想进去看看。就在这时,店里走出一名女子,见了我,就热情地说:“你好,请到里面来,我一定会让你焕然一新的。”

走进美容店,东西准备好之后,女子开始在我脸上涂涂抹抹,同时不忘介绍自己:“别人都叫我张姐,外地来的。”

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,洗干净了我脸上的东西后,张姐说:“好了,本店今天开张,你是第一位客人,今天的服务免费,还有小礼物赠送。”

我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并没什么改变。张姐笑了笑说:“你放心,我们的美容效果要在几天后才能体现出来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接过张姐递过来的一个纸盒。打开一看,惊得目瞪口呆:纸盒里是几片桑叶,还有十只正蠕动着的蚕宝宝!

张姐赶紧解释:“前几天,我经常看到你去镇子东边的桑树林采集桑叶,就知道你喜欢养蚕。我也正好养了一盒子,可最近太忙,没时间照顾它们。你要是喜欢,那就收下吧。”

把蚕宝宝当礼物送,这让我觉得不对劲。但转念一想,反正自己也刚好喜欢,于是便收下了。

回到家里,我拿出纸盒子,看着张姐送的那些蚕宝宝,突然觉得一阵阵的害怕。这让我心里一惊。不可能呀!我从小就喜欢养蚕,这么一个喜欢蚕的人,怎么会看到蚕就突然觉得害怕?

赶紧拿出自己原来养的那盒蚕,那种害怕的感觉顿时没有了,可视线一触及张姐送的蚕宝宝,害怕的感觉就再次回来。我觉得张姐送的蚕宝宝里,似乎隐藏着无限的诡异。

一个星期过去了。这晚,我睡到半夜,觉得喉咙发痒。醒来后,惊讶地发现,发痒的地方似乎在移动,从喉咙口慢慢往下。那种感觉,好像有只虫子从喉咙往下爬一样。这个想法让我吓了一跳,但随即安慰自己,也许是做梦或者喉咙干而已。

隔天早上,我打开两个盒子,发现张姐送的蚕宝宝少了一只。盒子里只剩九只,可张姐送的明明是十只呀!再看看自己原先养蚕的盒子,不多也不少。

翻遍了房间,也找不到失踪的那只蚕,只得无奈作罢。接着一抬头,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,顿时吓了一大跳。镜子里的人,肤如凝脂,唇红齿白,虽然五官没有什么大的变化,但仔细一看,嘴唇似乎薄了点,眼睛也好像大了一点。

我看了看四周,没有旁人,再对着镜子做了好几个动作,看到镜子里的人跟着动,我这才确信,镜子里的人就是自己!

怎么才一个晚上,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?思来想去,我想到了张姐的话,难道这就是几天后体现出来的美容效果?太难以置信了!

父母对我的变化也觉得不可思议,忙问怎么回事?我说,自己也不知道,也许是美容的效果吧!父母虽然觉得奇怪,但也没多问。

下班后,我走在路上,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气味。气味来自于路边的一辆小车上,走近一看,我心中顿时一震。车上放着好几个养蚕的大箱子,此刻几个箱子全着了火,无数蚕宝宝正痛苦不堪地在火中扭动着身躯!

我正准备大喊,车突然开了。我立刻大叫,让司机赶紧停车。可车越开越快,接着拐进了一条小路。我追上去,车却突然失去了踪影。

我心急如焚,这时,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。回头一看,是张姐,刚才不知不觉竟追到张姐的美容店旁边了。我问:“张姐,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辆着火的小车经过这里?”

张姐的脸色有些奇怪,但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刚才一直在这里,什么车也没看见,后来就看到你急吼吼地跑过来。”

说完,张姐仔细端详了我:“哎呀,才一个星期没见,你可是脱胎换骨了。”

我这才想起,上次来张姐的店里后,回去整个人便越来越好看,这几天正好想再来一趟呢!一想到这里,她整个人都开心起来,将刚才的事抛到了脑后。

走进店里,照例又忙活了一番。从店里出来,我径直回家。到了大楼下,我两眼顿时一直:那辆着火的小车停在了大楼门口!车厢里的火依旧燃烧着,我顿时慌了,赶紧大叫,让人出来灭火。

听到有人叫救火,大楼里立马冲出了一大群人。我用手指了小车的方向,整个人却猛地呆住了:刚才还在这里的小车,一下子不见了!

跑出来的人纷纷埋怨我谎报火情。人群散去后,我觉得这事绝对不简单,不可能连着两次都看错吧!

接下来的几天,不管走到哪里,都能看到那辆神秘的小车停在旁边。小车里每次都是烈火熊熊,可连着喊了几次救火后,我总算明白过来:只有自己才能看到那辆神秘的车!

转眼间,离第二次去美容店已经有一个星期了。这晚,我睡到一半,又被喉咙的麻痒惊醒。醒来后,便发生了和上次一样的事。于是赶紧起身,把灯打开,照了照镜子。镜子中的自己,皮肤更白嫩了,五官更好看了……又是美容的效果?

早上醒来,打开盒子一看,张姐送的蚕又少了一条!像上次一样,找遍了家里,也还是找不到。

每隔一个星期,怪事便重演一遍。但因为自己越变越漂亮,我对其他的事也就见怪不怪了。人变得漂亮,我因此还交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男朋友。

当我第十次从美容店出来后,怪事一如既往地发生。张姐送的蚕宝宝,最后一只也神秘失踪了。整个纸盒空荡荡的,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这天,我又去张姐的美容店。可到了那地方一看,张姐美容店所在的那排房子全被拆了,瓦砾砖块在一旁堆积如山!我找了个附近的居民,问道:“请问,这些房子什么时候拆的?原来在这里的美容店,现在搬到哪里了?”

那人表情奇怪的说:“这房子好几个月前就拆了!因为房子太老旧了,隐患多,政府就打算拆了重建。不过因为资金不到位,几个月前拆了房子后,便一直搁着。还有,我在附近住了二十几年了,从没见过你说的美容店。”

房子怎么可能几个月前就拆了?这几个月来,自己每个星期到美容店,房子都好好的!可那人的样子又不像在说谎!我想起来,每次到美容店,店里都只有我一个顾客,而且也只有张姐一个人。难道美容店真如那人所说,从来就没有存在过?

我站在原地发愣,那人看了我几眼,便识相地走开了。

不知道站了多久,我回过神来,发现那辆神秘的小车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那堆瓦砾中了!我战战兢兢地走近,走到司机室外面,发现座位下压着一张发黄的报纸。抽出报纸,仔细一看,她心下顿时狂震。

那张发黄的报纸是十年前本地的晚报,上面记载了一起惨烈的火灾。几年前,由于一场火灾,一名外地女子和她养的几万只蚕被活活烧死了!

报纸上还登了那名女子的照片,赫然是张姐!我仿佛明白了什么,所有的事情都清楚明白了起来。

十年前,张姐到小镇上养蚕。我喜欢养蚕,一直想去见见张姐和她的蚕,却苦无时间。后来有一晚,全镇断电,我早点下了班,便来到张姐的住处。张姐养蚕的房间里点着几盏煤油灯照明。因为要通风,且小镇上民风淳朴,养蚕房的门窗便都开着。我偷偷跑进去,却不料打翻了煤油灯。养蚕的房间里堆放着很多枯叶,火势一下子变得不可收拾。

我赶紧跑出去,躲在一边。后来,我看到张姐哭着跑进蚕房,想救火,可火势太大,反倒将张姐困在里面。一旁的我心里矛盾万分,那地方平时根本没人,可如果我去找人救火,岂不把自己暴露了?追究起来,赔一大笔钱在所难免。

左思右想,最后狠狠心,还是偷偷跑掉了。隔天,听到镇里的人谈起昨晚的火灾,说几万只蚕宝宝,还有张姐,都在火灾中丧生了。之后好长一段日子,我躲在家里,连报纸电视都不敢看,生怕看到和火灾有关的消息。所以,我也一直都没见过张姐的样子。那晚张姐跑进蚕房,我只远远看到背影,因此在美容店时才没有认出张姐。

我这才想起,一直跟着自己的那辆车,就是张姐当时停在院子里的旧车!

晚上回到家,我犹自惴惴不安,心里七上八下的,后来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,突然,觉得整个人猛地一激灵,睁开眼一看,张姐竟然就站在面前!

张姐冷冷地说:“你一定很奇怪,我为什么不报复你,反而帮你变得漂亮吧?那些像蚕的小虫子其实叫美容虫,每隔一个星期,便会有一只美容虫从你口中进入你的身体,所以你才会越变越漂亮!不过,美容虫有个副作用,只要一个星期不吃,你便会急速变丑。十个星期后,你会变得比你服食美容虫之前的模样还要丑十倍!十年前,我来到小镇上开始养蚕,收入不错,也有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朋友,正准备要结婚。结果那场大火,让我一下子从幸福的顶峰跌入深渊。我这才明白,要一个人痛苦不堪,就要把她高高捧起,再让她狠狠地摔下。就像你,如果一直都是这么丑,那你也就习惯了。可如果先让你尝过漂亮的滋味,让你受尽男人的追逐,然后再狠狠将你打入深渊,这比什么报复更能让你痛苦。”

我吓得猛地一抖,整个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。可刚才还在面前的张姐,却已经不见了。

我揉了揉眼睛,下意识地看了看镜子。这一看,差点将她吓得魂飞魄散。镜子中的自己,一下了丑了许多,鼻子塌了,脸色也灰暗了,还长了好些雀斑……

我一下子瘫在了地上!张姐的话,真的应验了。十个星期后,自己会变得比原来还丑……

故事说完,对面的女人,依旧低着头,狂吃着蛋糕。可在她的眼里,我分明看到了晶莹的泪花。

也许,她的一辈子,都要为当初的一个错误买单。

这份档案,让我对当事人,由衷地同情。尽管,她做错了事,且不可原谅,无法弥补。可是,有什么比让一个女人,越来越丑,来得更残酷?

我记得兰花哥跟我说过,他有一个绝招,百试百灵。只要碰到和他抢男人的女人,兰花哥开口就是一个字:“丑!”

接下来是两个字:“很丑!”之后是三个字:“非常丑!”直至“真他妈丑!”等等。想都不用想,对方十有八九落荒而逃。

没有一个女人,能承受住“丑”这个字的攻击。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窥梦 老烟斗鬼故事:梦蝶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