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23:梦蝶

今天约访的对象是个年轻人,神采飞扬五官还挺好看,一见面,我就感觉这人

一见面,我就对人家有了好印象。光凭着人家能忽略我身上若有若无的咸鱼味,面不改色,且温和中透着热情,这情商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闲聊了一会儿,年轻人告诉我,那是他母亲遭遇的奇事(以下为被访者的口吻叙述):

那天,下了飞机,我就直奔精神病院。昨晚,接到姐姐的电话,说母亲病情突然恶化,神志不清,连人都认不得。大家束手无策,只好将她送进医院治疗。

从有记忆起,我就清楚地记得,母亲一直有精神病。但大多数时间里,母亲是清醒的。我毕业后,留在外地工作,也没时间回来陪母亲。一直到前些日子,母亲突然痴痴呆呆的,连话都不说,神情麻木。

到了医院,姐姐也在。母亲神情痴呆,见了我也认不出来。我耐心地和她聊着天,但母亲一句话也没说。我心里一阵难过,让姐姐照顾母亲,自己则走到外面的休息厅里抽烟。

一根烟还没抽完,就有人坐在身旁,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。那人自我介绍:“我叫杜军,是这里的病人。”

接下来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可越是聊,我就越觉得奇怪。这人言谈不俗,且举止正常,怎么也不像是患有精神病的人?

杜军说: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正常人?我没病,真的。我只是不小心进入了别人的梦境,出不去了,所以才呆在这里。”

这句话,让我刚才的印象顿时崩塌,刚才还觉得这人正常,一转眼就原形毕露了。看到我不相信的样子,杜军急急辩解道:“真的,你看过庄周梦蝶的故事吗?不知是人在蝶之梦中,抑或是蝶在人之梦中,这就是大家的困扰。可后来我发现,偶然的机会,我进入了别人的梦,从此就出不去了,结果一直困在这里。”

接着,杜军又说了一件天方夜谭的事。他说,每个人的梦境,在现实中都对应着一个真实的地方。他不知道怎么回事,进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梦境。而那女人的梦,对应的就是这家精神病院,所以他只能一直被困在这里。

最后,杜军一脸烦恼地说:“我不骗你。自从进入别人的梦境后,我原先的记忆就会暂时消失,忘了自己原来的身份和地方,所以没法回去。现在这个名字,也是我随口取的。你一定要帮我,找出我真实的身份,这样我就能离开这里了。”

我还想着怎么应付他,就有个小护士跑过来,对杜军说:“你怎么又跑出来骗人了?吃饭时间到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

杜军站起身,往里面走去。杜军走后,我问小护士,那人患的是什么病?

小护士叹着气说:“他是妄想症患者,具体的幻想内容,想必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。半年前的一个早晨,我们突然在门口发现了他。但是,我们联系不到他的家人。很有可能是他的家人嫌疑他,把他遗弃在精神病院门口。”

从精神病院回来后,吃完饭,收拾好东西,已经是晚上了。我将白天碰到的怪事,告诉姐姐。姐姐说:“那人呀,我也碰过。照他所说,他真实的身体应该在另一个地方,现在的则是虚幻的。可你看他人好好的,有影子有脚,哪像是虚幻的东西?别理他,要是太当真了,那你就成为他那一伙的了。”

我也忍不住笑了。可不是,谁会和一个精神病患者较真?

这一回,我请了长假,打算多陪陪母亲,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?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跑遍了各大医院,医生们诊断的结果都一样,说治好的机会微乎其微。

这天,我带着母亲,来到一所大医院。可医生检查完,摇着头说:“说实话,在我的治疗记录中,这样的病人几乎没有痊愈的机会。”

这番话,让我心下黯然。在这些天里,不管是亲友还是医生,都劝我不要太钻牛角尖。可我不愿放弃,总觉得母亲的病有些蹊跷。这几年来,母亲的病情其实已经得到控制,外表看来和正常人无异,怎么会说恶化就突然恶化?

告别了医生,我带着母亲,慢慢走出医院。可刚走出大门,母亲却固执地要往病房的方向走去。我想,也许母亲这阵子一直住在病房里,以为这里就是她住的精神病院吧!但拗不过母亲的固执,我只好跟在后面。

就这样,我跟在母亲身后,一间间病房地走过去。走过一间病房时,我听到里面传来了女人哭泣的声音,下意识地停住脚步,往里面一看,顿时呆住了!

病床上的人,竟然是杜军!虽然,他脸色看起来苍白了些,但绝对是杜军无疑。可他静静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没有丝毫反应。一旁的女人,正低着头啜泣。

听到脚步声,女人抬起头来,看到了我!见我盯着杜军看,女人说:“你是他的朋友吗?”

我说,自己和他多年前在酒桌上认识,聊了几句,之后也就没什么接触了。今天,来医院探望哥们,没想到竟然无意中看到了杜军!

接着,我问,他这是怎么啦?

女人哭哭啼啼地说:“我家男人去年被车撞了,他当时吓晕了过去。后来,医生给他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,并没有什么问题。可之后,人就是一直醒不过来。”

杜军昏迷一年了?这消息,令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那自己这几天经常在精神病院里看到的他,又是怎么回事?我不顾上多想,赶紧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叠钱,说今天来得匆忙,没带什么东西,这点小意思让女人去买点东西。

看着女人泪眼婆娑地点着头,我这才离开,带着母亲回到精神病院里。

一进门,却看到杜军正坐在休息厅里。我把杜军拉到一边,悄悄说了刚才的事。杜军一听,拍着大腿说:“那个昏迷的人,肯定就是现实中的我。你有没有打听到我的具体资料?”

我点了点头。刚才和女人聊天时,我旁敲侧击,终于把资料都摸清楚了,于是将详细的资料都告诉杜军。

杜军说:“照你的说法,我是在晚上撞车的。我只要在今晚睡着后,做梦时照着你提供的资料,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家里。这样,病床上的我就可以醒过来了。”

隔天一早,我一醒来,就赶紧到精神病院里。他到杜军的房间,人果然不见了!我叫来医生和护士,大家找遍了整个医院,却不见人影。

无奈,医生最后说,应该是昨晚偷跑出去了!这样的事情,在医院屡屡发生,并不算奇怪。尽管心里另有答案,但我并没有将昨天的事说出来。毕竟,这事情太离奇,不仅别人不会相信,恐怕还会把我当成精神病。

我赶紧到了昨天带母亲去看病的医院。不出所料,病床上的杜军已经醒了。看到我,杜军眨了眨眼睛,笑着说:“早知道你会过来了!”

杜军找了个借口,让妻子回家拿东西。妻子一走,杜军就说:“醒过来后,以往的记忆都回来了。我仔细想了事情的经过,车祸那晚,我被吓晕了。当时,附近正巧有人在做梦,而我的意识被 吓得四处乱窜,不小心闯入了那个中年女人的梦境。结果,就一直被困在精神病院里。因为那个精神病院,正是那个女人的梦境,在现实中对应的地方。”

两人聊了一阵。后来,杜军又说:“对了,我觉得,你母亲的病也有些奇怪!好端端的,照理说不可能突然就失常了。唯一的解释,可能是和我一样,意识不小心闯入了别人的梦境,被困住,无法出来。而现实中的人,有可能像我一样,长期昏迷,也有可能出现像你母亲这样的情况,突然痴痴呆呆,毫无意识。”

杜军的猜测,让我心里一动。从医院回家后,我仔细打听了母亲那天失常的情况。姐姐告诉我,那天傍晚,母亲和她去公园散步。可正走着,不知道谁养的一条大狗,突然迎面扑了过来。母亲这辈子,最怕的就是狗。那么大的一只狗,一下子把母亲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,跌倒在地,手脚直抽搐。赶走那条狗后,姐姐赶紧将母亲扶回家。从那以后,母亲就痴痴呆呆的。一开始,大家以为母亲不过被吓到了,一会儿就能恢复。可自此以后,母亲就再也没有清醒过。

难道母亲是被突然大吓一跳后,意识突然出窍,结果闯入了别人的梦里?可在当时,附近有谁在梦乡中呢?

晚上,我和杜军通电话。杜军听了后,告诉我,傍晚时在家里睡觉的,肯定在职业上和别人不一样。查查看同一小区的居民,就能八九不离十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利用各种借口,不断挨家挨户去串门,还和小区里的保安们聊天,想知道小区里的居民们的具体职业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果然,我最后断定,母亲别吓的时候,当时有可能在睡梦中的,只有小区里的一个老婆婆。

可怎么知道她梦境对应的现实之处呢?杜军说:“困住我的那个女人,她有精神问题,经常到那间精神病医院看病。所以在她梦里,精神病医院出现的频率最高,这也就成了她的梦境对应之处。你可以查查那名老婆婆经常出入的场所,自然就能摸清她梦境中出现频率较高的那几个地方,然后逐一寻找。”

果然,照着杜军的方法,我在一个废弃的工地上,找到了被梦境困住的母亲。那个老婆婆,是捡垃圾的,经常在这片工地上流连。

我喜极而泣,一把搂住了母亲。工地上的母亲神色清醒,意识也很清楚,但却不记得过去的事了。母亲说:“奇怪,我见到你,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?对了,你知道怎么走出这片工地吗?我一直想出去,但怎么也走不出去。”

我告诉她,只要她安静躺着,心里默念着自己家里的住址,等到傍晚睡着后,一旦做梦,就在梦中,照着脑中所记的地址找过去。一旦找到了地方,也就回到了家里。到时候,她就会记起以前的事情。

也许是对我的亲切感,让母亲尽管不记得以前的事,却对我很信任。照着我给她的资料,她口中默默念着。一直到了黄昏时分,总算顺利入睡。接着,我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,母亲的身影慢慢变淡,直至消失不见。

我冲回家。果然,一进家门,姐姐就冲了过来,哭着说:“太好了,妈清醒过来了!刚才呀,妈终于开口说话,也记得以前的事情。”

我看着清醒过来的母亲,心中欣喜万分。母亲朝着我,狡黠地眨了眨眼睛。心有灵犀的我,悄悄点了点头,做了个嘘声的姿势。

是呀,就让那件离奇的事,成为过去的秘密吧!我只知道,从今以后,我会更加珍惜这段失而复得的亲情,陪在母亲的身边,让她有一个快乐的晚年。

听完故事,告别了年轻人,回到住的地方,我还在消化刚才的故事。

虽然听过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,但每一个新的故事都能让我震惊许久。

世界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呢?也许我们永远都得不到答案吧。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美容虫 老烟斗鬼故事:梦狸 »